快乐是癌细胞最大的天敌 ——《我是“癌克星”——跟老吴一起快乐抗癌》读后感

发布者:刘威发布时间:2021-05-21浏览次数:22


快乐是癌细胞最大的天敌

——《我是“癌克星”——跟老吴一起快乐抗癌》读后感

凌云

 

 

    作为老吴的朋友,我有幸在他创作这本书时就先睹为快,同时,我也一直被他身上的乐观和善良所感动着。他才是真正的强者。

——题记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2020年全球有1930万人被诊断出患有癌症,1000万人死于癌症。而中国更是成为全球第一癌症新发大国,每年癌症新发人数超过400万,因癌死亡逾200万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长。

    比起冰冷的数字,我们对于癌症更直观的认知来源于生活:某个昨天还一起开怀痛饮畅谈理想的朋友,突然间体内“肿了个瘤”开启人生倒计时。某个熟悉的明星前不久还在荧屏上活蹦乱跳,突然“一癌不起”。每一个熟悉面孔的骤然离去都会让我们明白癌症其实离自己并不遥远,甚至近在咫尺。于是,“恐癌症”开始在人群中蔓延,有人听说吃油炸食品容易得胃癌连油都戒了,有人听说紫外线会导致皮肤癌出门都要全副武装。至于那些不幸罹癌的人士,大都从得知病情的那一刻开始精神状态就调成了地狱模式——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对极端情况的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差的。

    当然,癌症也并非一无是处,不是说悲剧让人深刻嘛,得了癌之后不少人开始思考人生,摆脱肤浅,思考问题越来越有深度。有些人得癌之前就喜欢写写文章,但由于成日奔波于事业和生活,无暇下笔,得癌之后,反而有了写作的心情和时间。为情造文,容易出佳作,于是一部部或催人泪下或发人深思的抗癌主题作品横空出世,受人追捧。但即使市场上有这么多佳作,我依然坚持老吴的这本《我是“癌克星”——跟老吴一起快乐抗癌》是独一无二的,是值得每一个癌症病友和每一个关心健康的人士阅读和收藏的。我之所以敢这样说,最重要的原因有如下三点:

    一是老吴的精神定力之高非同寻常。老吴很早就想写一本抗癌主题的书,但直到他癌症康复18年后,这本书才终于问世。“18年后我还是一条好汉”,18年,是一个人从出生到成人所需的时间。18年,是一个轮回,老吴大概认为经历过这样生死轮回才有资格写书。“面壁十年图破壁”,而他已经“面壁”苦修18年了,且不论别的,这样的定力不正是抗癌成功最重要的精神要素吗?

    二是老吴的人生烈度之大罕有其匹。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从空中掉落平地,也不是从平地掉落悬崖,是从空中直接掉落悬崖。2003年,吴江在一年之内遭遇人生“三绝”,一则被诊断为肝癌中晚期,医生断言他的生命只剩下三个月;二则企业破产,负债两千多万,债主们天天围追堵截;三则妻子变卖家产飞到美国去了。这三大绝境,常人得其一都堪称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而老吴竟然一年之内“连中三元”!我相信,即使那些最悲惨的癌症病友,读了老吴当年的故事之后也会感觉轻松不少,觉得自己的遭遇不过如此了。

    三是老吴还有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热心肠。按理说,一个人得了癌之后,即使手术成功,也难免天天提心吊胆,生怕哪一天癌细胞又死灰复燃。自己都成了泥菩萨,哪里还顾得上别人的死活?然而,老吴第一次手术还没出院就开始义务为病友做心理辅导,现身说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鼓舞病友勇敢面对疾病。这些年来他已经辅导了超过1300名病友,不仅分文不取,反而自掏腰包,搭上了不少电话费和车马费。

    在十余年的辅导经历中,老吴通过自己总结的一套“快乐抗癌法”,打开了众多癌症病友的心结,使其从绝望的阴影中重新走到阳光底下,积极投入抗癌治疗之中,其中大多数病友都成功地康复了,他也因此被病友们亲切地称为“抗癌教练”。老吴在他的这本书中精选了十个辅导案例,从中我们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原来癌症不止是一种身病,更是一种心病,心病一消,身病自然向好。其实生活中很多事情何尝不是这样的庸人自扰呢,相信大家看了之后自然会心一笑。

    为善者最快乐,渡人者亦渡己。老吴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收获了健康与幸福。18年来,吴江每隔几个月都会去医院检查自己的身体,也一直安然无恙,可以说他已经成功实现了让“肿瘤君滚蛋”的梦想;与此同时,吴江早已还完了所有的债务,事业上重新打开新局面,当他追着那些债权人还款的时候,大家都啧啧称奇;更重要的是,吴江还在抗癌路上结识了现在的妻子,抱得美人归,迎来了爱情的第二春。正是因为有过失去,才知道拥有的美好,如今的老吴,人虽然渐渐老去,心态却越来越年轻,从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出当一个人专注于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后,会发生多么神奇的变化!

    “我的理想是做一条水草丰沛的江水,为更多人带去生机,同时用自己的奔腾不息为更多困境中的病友冲刷出可以种植出希望的沃野。”这是老吴在《我是癌克星》序言中所写的一句话。江流奔涌的终点是大海和星辰,作为他的朋友,我祝愿他早日实现梦想。


文字| 凌云

图片| 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式| 刘奕

责编| 闫新洁